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教育新闻  区县教育  
中考新闻  高考新闻  
名校会课厅  专题活动    
名师大讲堂  教育论坛
小学新闻  初中新闻  幼教新闻
高中新闻  职专新闻  名校展示
资 讯 互 动 校园动态

【妙笔生花】皎皎遐园

http://www.e23.cn2021-01-11 16:44:06教育事业中心

    摘  要:【妙笔生花】皎皎遐园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尔音,而有遐心。

  ——《诗经·小雅·白驹》

  一

  遐园是很有名的。

  很多济南人都不知道遐园,这大约是不正常、不应当的。既然诸如老舍先生、梁启超先生等很多的著名作家都曾在这里阅读过,那这里到底有什么魅力如此之吸引他们呢?这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二

  我去的那一天阳光很灿烂,天气好得像一场大病初愈。我来到大明湖,信步走入,环湖而行。遐园位于大明湖公园西南角,离南门不远。突然,一阵极为浓烈的花香传来,我抬头一看,是一棵老槐,花开得正盛。再走几步,只见一个牌坊立在门口,遐园便真在眼前了。

  公元1908年,时任山东提学使的罗正钧向巡抚袁树勋提出创办图书馆的建议。次年3月,罗正钧主持开工,耗银两万余修成遐园。园内花木扶疏,怪石嶙峋,曲径通幽,自然雅致。棵棵高大挺拔的松柏组成的树墙,滤过了闹市车马的喧嚣,只留下大明湖清越的水声,潺潺的,汩汩的,日复一日地弥散在遐园中。

  前几年我还在门口看到的“遐园”石刻如今藏得很隐蔽。它在大门的右边,被几棵冬青簇拥着。那是罗正钧的亲笔书法,取《小雅》中的一句诗。

  进了大门,便是几座小假山,堆得非常精巧,也自然地隔出一条通向书楼“海岳楼”的路。再向里走,就豁然开朗了——一个不大的广场,一侧是池水。这池水是仿的天一阁的格局,扬波的碧水上是田田的莲叶,同样的沁人心脾的绿,只不过有浓有淡罢了。鱼在莲叶中嬉戏,是惹眼的橙红和亮白,漾起一圈圈的涟漪,是一种鱼戏莲叶中的古韵。古时有无人在旁赌书泼茶呢?池水蜿蜒在园里,曲折地环绕着,把藏书楼护在臂弯里。这水在走水时是有大用的。而且,它也为这园子更添了几份雅致。

  穿过广场向北走,是一座飞架的古朴的小桥,下面是潺潺而清澈的流水,上空是摇曳且碧绿的垂柳。它们和前方飞檐画栋的藏书阁一同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因此,这一座典型的庭院式藏书阁,被诸多文人雅士们称颂为“南阁(天一阁)北园(遐园)”。

  前方就是海岳楼了。我轻触古老的石墙,指尖下是凹凸不平的历史,传来丝丝凉意。经过了岁月的洗礼,这里已改成了“国学讲堂”。我似乎听见了里面的诵读声:是李清照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是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是杜甫和李北海,“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是李白和李膺,“湖阔数十里,湖广摇碧山”;是孔子和子贡,“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孟子和公孙丑,“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这是人杰地灵的齐鲁大地,奏出的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上的齐鲁乐章。

  再穿过一条小径,就到了明漪坊。这里绿柳如荫,亭台楼榭,错落有致,是原山东省图书馆的儿童阅览室。在西廊内南壁,曾嵌着42块诸葛亮《前出师表》和《后出师表》的石刻,落款为岳武穆,应该是岳飞手书。石刻笔力遒劲,飘逸灵动,矫若惊龙,宛如行云流水一般,是不可多得的书法佳品。《前后出师表》左侧是朱元璋洪武年间的御书,共八字。上为:“纯正不曲”,下为:“书如其人”。字为正楷,运笔古拙,力透纸背。再左侧是晚清英雄、曾收复新疆的重臣左宗棠的小楷,约有数百字,是评价岳飞书法的,其中一句道:“断非赝书无疑”。

  这些石刻的生平也是跌宕起伏。清朝末年,济南名士杨鹤年先生深感内忧外患严重,决心将祖传的《前后出师表》明拓珍品翻刻,以激发百姓爱国之情。他亲自选购上好石料,又去泰山请来拓刻高手来济。历时三年,刻碑42方。后来其子杨明漪将碑石砌于壁上,并筑游廊相护。日寇侵华后,杨家两度用灰泥涂抹石刻,让外人难以认出。后来这些石刻大部分交给政府,存于省博物馆,仅余四块石碑仍嵌于遐园墙上。饱经风霜的它们上面是一道道岁月和劫难留下的纪念,不由得让人想起那段有着无力与抗争,内乱与团结的日子。

  三

  前一次去的时候,因为去得有点晚,所以那里没有开门,让我遗憾了很长时间。这一次,我特意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刻前往,骑车骑得汗流浃背。不过预报说有大雨,所以我一下车便匆匆赶往遐园。穿过广场,走过小路,跨上小桥,见到上次紧闭的两扇门大开着,我信步走入,像是掀开了它神秘面纱的一角。

  面前砖红色小楼呈山字形,中部略高处刻着“奎虚书藏”四个楷体大字,骨骼清健,为时任山东省教育部部长的傅增湘先生所书。到底何为“奎虚”?这是取古天象中“奎星主鲁,虚星主齐,以二星之分野,括齐鲁之疆域。(《山东省立图书馆奎虚书藏落成纪念特刊》)”之意,表示涵盖齐鲁之精华。

  奎虚书藏确实名副其实,仅在1935年10月刚刚建成时,楼内就藏书26万册,其中不乏海源阁等地方所藏书的善本、独本,实是弥足珍贵。因当时有博物馆性质的广智院为外国人所办,所以这里还兼设有金石文物室和许多碑刻和佛像展览。楼下有阅览室,可同时容纳400余人阅读。它是当时省内最大的图书馆,也是全国十大图书馆之一。梁启超曾评价道:“中国公共图书馆除北京外,以山东为最佳。”现在这里是山东省图书馆明湖分馆,读书的人络绎不绝。

  一进大门,一袭清凉扑面而来,让人浑身舒畅。门口是一个警卫室。再向里走,我发现走廊两侧陈列着两块方石,右侧字里描金,左边的发灰,皆为小楷,笔迹工整而清新。凑近一看,这就是《奎虚书藏营建始末》。

  隔着玻璃细细观赏,字迹渐渐沉了下去,一张英气勃勃、坚强不屈的脸在我眼前浮现出来。那便是此文作者,修此楼时刚刚上任本馆馆长一年的王献唐了。

  王献唐,山东日照人。文识渊博,为人谦和敦厚。1929年任山东省图书馆馆长。著名的金石学家,考古学家和目录学专家,与傅斯年,刘半农,顾颉刚等人交往密切。

  任馆长后,王献唐以极为热忱的态度处理事务。1931年4月,当他得知日本人企图将潍县高氏上陶氏所藏五百余件秦砖汉瓦通过青岛火车站外运时,他急电青岛站要求截留,并通过山东省教育厅予以没收并交由山东省图书馆保存;1933年,聊城海源阁遭到日军焚毁,馆藏珍本、善本损失过半。王献唐心急如焚,由省政府委派抵聊城,组成“海源阁藏书清查委员会”,检视被抢掠过的海源阁藏书。王献唐见宋本《史记》、宋本《咸淳临安志》等善本已残破不全,,宋本《蔡中郎集》污秽满纸,他愤懑不已,先就海源阁所藏善本书

  籍,逐一清点,亲自将书籍一一整理,登记造册。

  抗战爆发后,为避免山东省图书馆馆藏古籍、书画与金石器物毁于战火之中,王献唐及时向省政府建议,将这些藏品迁到安全的后方保存,但政府置之不理。无奈之下,他求亲告友,并卖掉自己的收藏,筹措经费。王献唐挑拣其中的精品装了满满二十多只木箱,分三批运到曲阜,通过孔德成安排到孔府内妥善保存他对同他一起去的编藏部主任屈万里和工友李义贵郑重地说:“亡国奴帽子至海枯石烂,兄决不戴也”。

  他也确实履行了他的诺言。仅仅两个月后,曲阜沦陷。他又告别家人,挑选了五箱精品中的精品,与屈万里、李义贵毅然南下。是日,济南陷落。因为当时国民党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渠坚持所谓的“焦土抗战”,遐园和奎虚书藏被烧,留在馆内的大部分藏品毁于一旦。

  南下之路,危险重重。漫长的旅途中经常遭到日军空袭,一月三日,他们到达了汉口。“凡八日行程,三遇空袭,而抵汉口。”(《屈万里文存》)王献唐曾说:“这些东西就是我的生命,一个人不能失去生命。”当时苦于经费不足,运船又找不到。恰逢南迁的国立山东大学需要中文系教授,考虑到馆藏能与山大书籍一起运输,比较安全;他便接受山大校长林济清的邀请,在四川万县授课。不久,山东大学停办,他们又一次失去了经济来源。王献唐只好向时任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的傅斯年求助,作为“管理中英庚款董事会协助科学工作人员”,到四川乐山的武汉大学工作。

  11月,“抵乐山,旋僦居于城内天后宫中。自载书离稷下,流徒至此,计程凡七千余里(屈万里《载书播迁记》)。”他们把藏品放在乐山大佛一侧的一个山洞中,堵上洞口,由李义贵一人守护。整个南迁过程到此结束,历时一年零一个月,辗转行程三千五百公里,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

  王、屈二人向李义贵作了守护要求后离开,到各地履职。开始李义贵还能收到他们寄来的津贴,但随着战事的加剧,李义贵仅有的生活来源也中断了。他只得到江岸做搬运工,摆地摊,卖香烟以换取微薄的收入糊口,一熬就是整整十三个年头。1953年,这批凝聚着无数人的汗水甚至鲜血的文物终于运回山东,分别成为省图书馆和省博物馆的藏品。

  我查找了一段资料,上面写到:“(古书刊)共一百六十三种,金石凡五百五十六件。”(《四川运回善本书籍目录》)后来王献唐在回忆起那段往事时,赋诗四首,其中之一感叹道:

  故家乔木叹陵迟,文献千古苦自支。

  薪火三齐留一脉,抱残忍死待明夷。

  其中对祖国文化的热爱喷薄欲出。我想,这大概就是王献唐被称为“齐鲁文化的守望者”的原因吧。

  四

  当我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这里除了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图书馆之外,还是抗日战争山东战区受降旧址。去的时候我便留心寻找相关的信息,结果我发现除了门口的一个牌子上写着“抗日战争山东战区受降旧址”,其他地方竟一点也没提到!

  找了半天,我几乎已经走遍了整个奎虚书藏。这楼的右边是一个射箭场,名叫“奎虚射圃”,一看就是新修的。再向右是尼山书院的老楼,这里之前是奎虚书藏的“博艺堂”,为古物美术展览室。楼的前半部分是新修的,后半部分是老砖老瓦,中间没有任何的过渡,在楼的中间形成一种奇妙的对比;这是时间沉淀下来的历史。

  突然,我想到了门口的那个警卫室。我轻轻的跑过去,忍住自己飞奔的念头。到了那,我敲门,一位皓首幡然的老人,和蔼地问明我的来意。我回答说:“请问这里有没有一块写着‘我武维扬’的牌匾?李延年先生写的。”老人打量了我几眼,说:“你是干嘛的?”我一愣,随即自我介绍道:“我是学生。我们学校有一个项目式作业,是写济南的一些风景名胜的。我写的是遐园,特意前来实地考察一下,为作文准备好素材。”他眼神竟不易觉察地发颤,连问我:“你,你知道“我武维扬”的牌匾?”我马上答道:“我看书时读到的。”他迫不及待地拉我进门,连声说:“小伙子啊,那太好了。现在的年轻人知道这个地方的已经很少了。现在时间晚了,‘我武维扬’的展厅关闭了。”他拿出一串钥匙,说道:“不过,你这么有心,走,我带你进去好好看一看吧。”我急忙连声道谢,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就到了那个展厅。钥匙插入,转动,门打开了,一股历史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便进入到了那个美丽世界。

  展厅好似一座书山,泛着带魔力的油墨香。老人抢在我前面,像一个孩子,得意炫耀般的向我逐一介绍屋里的展品。他愈发兴奋,面色激昂,步伐有力的拉着我走来走去。老人指着墙上的照片,道:‘我武维扬’……”他如数家珍般的向我娓娓道来。恍惚间,我来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那是1945年的冬天。在奎虚书藏一楼大厅,似乎正举行着某种庄严肃穆的仪式。我急忙进去一看,便吓了一跳:左边的墙上正中居上的是孙中山的遗像,旁边是青天白日旗和英美的国旗;向下看,是五个中国军人,英姿飒爽,极有风度;后面站着两个宪兵,腰板挺得笔直。另一边是五个日本人,为首的叫细川忠康。双方各自行礼。这时,四个军官走了进来。打头的那个脸庞坚毅而有力,应该是山东战区副司令李延年。李延年先行了个脱帽礼,然后坐下,把已经准备好的命令书再仔细的看了一遍,满意地签上了字。他身边的一个人拿过命令书,递给了细川忠康。细川忠康加盖了一枚官印,将命令书又送回去,并行鞠躬礼。他的头深深地低着,脸上是羞愧吗?是灰心吗?是不甘吗?我不知道。李延年检阅了一遍命令书,发问道:“对命令是否完全了解?”细川忠康答道:“完全了解,并绝对服从。”继而全体献上佩刀。这就代表山东全体日军卸甲投降了。李延年等仍然客客气气地做完应有的礼节,将日本人送走。关上门后,他们再也绷不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不由得相拥而泣。

  李延年抹了抹眼泪,站起来道:“本日是日本八年前日军攻陷济南之日,今日举行受降典礼,意义重大……仍希望与会各同志,本着抗战的精神,继续努力,让我中国形成一个最理想的现代化国家!”说完,便提笔挥就了四个大字“我武维扬”!大家喝起彩来,觥筹交错,会场其乐融融。

  我站在这个展厅里,心里极为震撼。我想要拍照留存,得到老人允许后,便拿出相机拍了起来。闪光灯乍现,我无意间发现展品的玻璃柜竟这般洁净,若镜之新开。老人看出了我的疑惑,便解释说,他觉得终究总有人会感兴趣,所以每天都会把所有的展厅认真打扫一遍。他总禁不住在想:万一有人兴致勃勃的来看展,看到这肮脏的展柜该多扫人家兴致……说到这里,老人愈发黯然:“我在这已经快一辈子了,这些资料几乎没人来看啊……”他停顿一下又叹道:“如今我也老了。看到你,就知道咱们国家的这些东西不会断了的。”老人的脸上有欣慰,有期许;布满的皱纹,仿佛是时间的沟壑,在向世人证明他的坚定。其中有一个展牌在门口的灯下面,曝光有点失调,我皱着眉头,又拍了几张,但总是不行。这时,相机的显示屏突然一暗,曝光立刻合适了。我疑惑的抬头,原来是那个老人。他手按在灯的开关上,温和地看着我,为了让我拍到合适的相片,显然是他关上了灯。我也回以笑容。

  我想引述一段展厅的结束语来作为总结: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是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进步战胜反动的伟大胜利。泐燕然之石,传千古盛事。再现这批珍贵历史图像和实物,让世人牢记历史,珍爱和平。

  五

  终于,我要离开了。外面大雨已经下了起来。我向老人道别。他热情的挽留我,想与我再聊一聊,顺便让我避避雨。我再三谢绝了,他便很遗憾。我想起我的语文老师说过的一句话:文化是总能接受文化的。

  余秋雨在《山河之书》中写道:“任何一座城市都不应该忘记所在城市历史上的几个重要建造者,尽管他们的名字常常黯淡于史册,茫然于文本。”王献唐先生作为济南的精神建造者是当之无愧的了,但又有多少人知道他呢?杭州有钱王祠,海南有洗夫人庙,济南呢?无需清夜扪心,这是发人深省的。

  一出大门,我的全身就已经湿透,在积水的青石板上踉踉跄跄,激起阵阵水花。我回过头来,回望这个砖红色小楼,楼顶上“奎虚书藏”四个大字朦胧在雨中,像拉大景深般虚幻又模糊。天空是灰蒙蒙的,却清朗而广阔,像是那时的天空——我想起王献唐先生,想起屈万里,想起李延年,想起抗日战争——就在这天空下。那是全体中国人民做出的努力。他们付出了无数生命和血汗,不俱日寇,不畏葸难,守护中国的国土和文化。雨水中我渐渐的看不真切,只觉得这楼便是极美的。美里又承载些着什么呢?

  是读书人看到好书如饥似渴的双眼吗?

  是王献唐在南下时坚定不屈的信念吗?

  是李义贵坚守藏品十三载的毅然吗?

  抑或是李延年接受日军投降时的激动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栋不大的小楼承载了近代的历史:有屈辱,有辉煌,有磨难,有欢乐,这更是发人深省的。

  而这样一个地方,现在把它恢复了原本的功能——作为图书馆使用。我相信王献唐和屈万里,他们如果九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点一点头,道一声好吧。

(山东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幸福柳分校高一(25)班王梁庆指导老师:马艳文)

网络编辑:冯子莹 值班主任:冯子莹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